即墨乔

全职叶受其他随便
渣反冰秋
魔道忘羡薛晓
天官花怜双玄权引

吹叶不积极
思想有问题


封面@写个什么名儿好
企鹅:737692960

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

我想吃糖(2)

3.花怜

谢怜和花城在鬼市上闲逛。

谢怜在路过一个吹糖人的小摊时多撇了几眼。

身旁的花城立刻察觉到了,笑道:“哥哥想要吗?”

谢怜没想到花城会突然这么一问,而且花城说这话的时候,是贴着谢怜的耳朵说的,热风吹谢怜耳朵痒痒的,弄的谢怜红透了脸。

谢怜结巴道:“也、也不是太、太想啦……就、就是没见过,好、好奇看了几眼而、而已……”

花城眯了眯眼,随即就明白了:谢怜小时候因身份的所练功法的原因,他父皇母后定不会让他接触这些小吃,所以殿下好奇也是难免。

于是,花城为了满足自家哥哥的好奇心,走向了那个小摊,过了一会儿,花城拿着两个不明物体(?)走向谢怜。

“三郎,这是?”谢怜好奇地问。

“这个是‘谢怜’,这个是‘花城’,哥哥想要哪个?”花城笑眯眯道。

“哪、哪个都行……”

“那给你这个。”花城将“花城”递了过去。

“哦……唔……真甜啊……”谢怜一脸满足。

“哥哥才更甜。”花城意有所指。

然后花城就低头亲了一口谢怜,满意地看着谢怜脸上刚退下的红潮又蔓延上来。

哥哥脸红的样子真好看。

吃到糖又吃到豆腐的花城想到。



TBC.

啊,码字的时候听着杀破狼广播剧

杰大的声音真好听

今天下午下课上厕所回来。

遇见了历史老师。

我和历史老师关系还不错,我就乖巧(?)地说了声“老师好”

然后老师看着我身上的队服

笑的特和蔼

你这校服不错啊?

我:mmp?我大队服辣么好看,为什么以为是校服???

我说了一声“这不是校服”

就一溜烟跑回班了

真TM尴尬

我想吃糖

1.ooc

2.无脑的小段子

这个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。。。陡然翻到的。。。


1.忘羡

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在街上溜达。

忽然,魏无羡看见一个吹糖人的小摊,有些嘴馋,便拽
着蓝忘机的袖子,道:“蓝湛蓝湛!你看那个!给我买一个呗?”

蓝忘机瞥了一眼,道:“不卫生,再者,糖吃多了,牙疼。”

魏无羡可怜兮兮的看着蓝忘机:“蓝湛~蓝二哥哥~二哥哥~你就给我买一个吧?就一个!”

魏无羡瞅着不为所动的蓝忘机,心一横,道:“二哥哥,晚上姿势随你挑。给我买一个吧?”

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,道:“仅此一次。”

魏无羡拿到糖人便开心地吃了起来。闻言含糊的应了一声,完全没想过晚上会怎样。

晚上。

嘘,拉灯。

2.薛晓

“道长道长,你看含光君都给夷陵老祖买糖了,你也给我买好不好?”

“哎呀,道长,你怎么不理人啊?”

“道长你变了,你以前很宠我的,怎么现在连话都不和我说了呢?”

“道长,道长……”

薛洋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絮絮叨叨,但半天都没有人应他。

————死人又怎么会说话呢?

3.曦瑶

“二哥,”金光瑶叫住了蓝曦臣。

蓝曦臣微笑道:“嗯?”

“我想吃糖。”金光瑶指向了一旁的小摊。

蓝曦臣笑得愈发好看,看向金光瑶的目光也是一如既往的宠溺:

“阿瑶,糖,不补钙。”

金光瑶:“……哦”

今天的瑶妹还是一如既往的想长高呢。




TBC.

[伞修]十年回首,少年依旧(4)

1.幼稚园文笔,并且 ooc。
2.有私设。
3.坑品不保证,更新不定时。
4.HE,当然要在上一条的基础上建立。
5.喜欢的话欢迎订阅 tag十年回首少年依旧(名字瞎取的)。



人界。

第五赛季期间。H市。

上午。叶修醒来,伸了个懒腰,不经意瞥见了桌子上的台历,伸懒腰的手微微一顿,缓缓地放了下来,眸子里的神色甚是复杂。

又要到那一天了吗?

正要叫叶修起床的苏沐橙推开房门,看见叶修的样子怔了一下,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,随机就明白了——明天是清明。

苏沐橙默默地走出叶修的房间,轻轻地关上门,留给屋里的人一个缓冲的时间。她的手搭在门把上,长发遮住了她落寞的神色,肩膀止不住的颤抖。

“沐橙姐,早好啊!你怎么啦?”

突兀的声音将苏沐橙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出来,苏沐橙回过头,对上了一张清秀的脸。

这是苏乐,十七八岁,和苏沐橙一起进的嘉世。玩的职业是刺客。

苏沐橙连忙给对方一个笑容:“早好!有什么事吗?”

苏乐点了点头,道:“我想去找叶修前辈。”

“哦,事情很重要吗?”苏沐橙问道。

“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......就是想问问叶修队长关于刺客技能方面的事啦......有什么不方便的吗?”

“最近...不是...快到清明了嘛......”苏沐橙含糊地回答。

“嗯...哦对...知道了!谢谢沐橙姐!”苏乐好像才想起什么的样子,一脸若有所思的跑走了。

“沐橙姐马上就要训练了你们快点哈!”苏乐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苏沐橙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训练结束后。 叶修离开后,训练室的人就开始议论纷纷。

“你们有没有感觉队长今天不大对劲啊?”

“嗯,我也这么感觉,虽然操作和往常一样,但感觉精神不大对......”

“哎哎,我也这么觉得,队长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......”

一向活泼的苏乐破天荒地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,而是安静地坐在苏沐橙的旁边。看向那群人的眼神甚是复杂:有悲,又痛,有怨,有怒,有厌,有恨。

苏沐橙敏锐地察觉到身边女孩的不对劲,关切道:“小乐?你怎么了?之前就感觉你精神不大好,你没事吧?”

苏乐迅速回过神来,收回目光,看向苏沐橙:“没事啦,就是想到一些事走神了啦。”

“真没事?”

“真没事啦!有事我还能憋着不说吗?”

苏沐橙一想也是,又问了一遍确认真的没事之后 才走出训练室。

回头瞥见苏乐,感觉她看向自己的目光是说不出的复杂,但下一秒就见苏乐向她扬起了笑容,便下意识地回了一个笑容,暗道自己应该是眼花了,向苏乐挥了挥手便走了。

次日。

一向喜欢赖床的叶修反常地起了个大早,在7点多的时候便和苏沐橙出去了。

嘉世队员:woc那还是我们的小队长吗?!他竟然起这么早!他怎么可能起辣么早!!!一定是我没睡醒导致我精神恍惚眼瞎了。。。。还是继续睡吧。。。嗯?你说训练?放假训什么练啊!走了走了,睡觉/打荣耀去。

这边。

苏沐橙照旧去花店买花,叶修在路口等她。等她回来,二人无言地走向了苏沐秋的墓碑。



TBC.

不要问我后面会不会发刀子。。。

我还没写。。。

(抱头跑

我凉了

我tm终于考完了
然而凉的透透的
这周末来一发

emmmm我皮这一下非常开心

[伞修]十年回首,少年依旧(3)

1.幼稚园文笔,并且 ooc。
2.有私设。
3.坑品不保证,更新不定时。
4.HE,当然要在上一条的基础上建立。
5.喜欢的话欢迎订阅 tag十年回首少年依旧(名字瞎取的)。
emmmm上个星期语文小测验凉凉了,被母上大人教训了一顿。。。(虽然数学英语考了第二第三。。。)最近这三个星期应该不会更了。。。因为要备战期中。。。



  冥界。

  上午。

  苏沐秋收拾好便去主殿侯着了,但主殿里空无一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他略微诧异,因为他以为叶乐身为冥主,事务肯定会很多,作息时间应该和人间的中学生一样——起的比鸡早,睡的比狗晚。

  然而苏沐秋看了看外面。这可是真的日上三更了。难道冥界也有休息日吗?苏沐秋无聊的想。

  叶乐走到大殿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: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衬衣,牛仔长裤,整个人显得十分干净整洁。阳光洒在人的身上,浑身散发着一种柔和的光晕,棕黄色的头发愈发蓬松。白白的皮肤经过太阳的照射,仿佛一碰就会散成千万银蝶飞散而去。叶乐想到这儿,暗骂自己在想些什么。不过她眯了眯眼,这种人仿佛随时会消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  她定了定神,道:“沐秋。”

  苏沐秋听见声音,从胡思乱想中脱离出来,朝她笑了一下:“是叶乐啊,怎么了?”
 
  叶乐被那笑容震了一下,昨天一天,都没怎么见他笑过,突然看见他的笑容,竟有种沐浴春风的感觉,叶乐说道:“...没什么...就是想问问你,这是你死后的第几年了?”

  苏沐秋想了一下,他也记不大清了:“大概...50年吧?”

  叶乐点了点头:“50年...嗯...五...嗯?!50年?!”苏沐秋有些不解的看着叶乐,孟婆并没有向苏沐秋说这一规定。

  叶乐内心:woc了,50年!竟然是50年!昨天怎么就没注意呢?我就说怎么看他有点儿不对劲,不行,必须赶紧让他干些东西!

  叶乐捋了一下,道:“沐秋啊,我本来今天叫你来,是想让你重生的。但,死后40年之前都行,偏偏是第50年。所以,我先给你安排一个职位,等你任务做多了,魂魄的力量够了,便可重生。不过......”

  苏沐秋听到前半句,还以为没希望了,想着如果叶乐去人间的时候,帮他看一眼阿修和沐橙,他就知足了。但一听下半句,双眸立即发亮,他急急问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  “不过,重生后的身体会非常虚弱,而且用的身体也不是你自己的,只能是你重生的那一刻刚刚死去的18岁男孩。”叶乐理解他的急切,解释道。

  “为什么是18岁男孩?如果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死的呢?”苏沐秋追问道。

  叶乐想了想,道:“因为你死时是18岁,所以选择的身体自然也是18岁的。唔……至于这个,到不用担心,重生系统会考虑这一点啦,一般重生的身体都是在昏迷中死去的,像植物人。”当然,重生的人千百年都不会超过五个,这句话叶乐并未说出口。

  “重生系统?”苏沐秋重复了一下这个词。

  “嗯,关于这个,我也不大清楚。这个系统好像是掌管平行世界和重生穿越的。”

  “嗯。”苏沐秋没有再问下去。

  “嗯…给你一个死神的职位如何?刚好上任死神退休了,我正愁没人接任呢。正好你来接管他的职位吧?这个职业虽然忙,但能从它获取的魂力,最多70年就可以蓄满能量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”这么不靠谱真的可以吗?

  “对了,”叶乐仿佛才想起什么似的,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袋子,递给苏沐秋:“穿上它,你就可以去执行任务了!”

  “……”苏沐秋无语的接过衣服。“……工作服?”

  叶乐耸了耸肩:“大概吧,这是我新想的设计。以后出任务必须穿着。”

  苏沐秋嘴角抽了抽,无语了半晌,抱着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——他不想浪费每分每秒。

  在苏沐秋走后,叶乐身旁凭空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子:“……你皮这一下开心不?”

  叶乐咧了咧嘴:“开心,可开心了。”她昨夜自从找这个男人看过、了解之后,她就对他们十分厌恶,想立即带走他们,但理智告诉她不能篡改历史,更何况他还没有对他们产生驱逐的感觉,那人现在对它的感情估计也没有太大的变化,现在劝他们走,会非常突兀,而且显得不怀好心。

  “但愿他能尽快完成,去陪着他们……”

  “但愿吧。”那个男人说。




tbc.
emmmm快被这个人称逼疯了。。。

[伞修]十年回首,少年依旧(2)

1.幼稚园文笔,并且ooc。
2.有私设。
3.坑品不保证,更新不定时。
4.HE,当然要在上一条的基础上建立。
5.喜欢的话欢迎订阅tag十年回首少年依旧(名字瞎取的)。
@苏木☆ 小可爱你催的文到了。下了课就开始疯狂码字。。。手残+手癌表示要不起。

 

  冥界。

 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,想着,就算他不说,她也会查到。  这样还不如坦白呢。于是,苏沐秋低声道:“她是我妹妹。”

  叶乐瞳孔一缩,“……本座竟没听说过她还有个哥哥……”

  “嗯?!”苏沐秋惊疑,这人的语气,好像和自家妹妹很熟?

  “不知殿下是…”是怎么知道他妹妹的?

  “唔,本座偶尔会去人间转转。”

  “偶尔?”苏沐秋一脸怀疑,如果只是偶尔的话,怎么会知道沐橙呢?

  “咳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”叶乐略微尴尬的说,“那你既然是苏沐橙的哥哥,想必也知道叶秋、韩文清、张佳乐他们了?”

  苏沐秋皱了皱眉,迟疑道:“您说的这几人,我并不认识...叶秋...我只认识叶修。”

  叶乐的嘴角抽了一下,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死的几岁?”

  苏沐秋:“十八岁,2015年。”

  叶乐想了想,随即也就明白了,低声道:“2015年...荣耀联盟还没成立...难怪不知道他们...”

  苏沐秋隐约听到了“荣耀”,便插了一嘴:“荣耀吗?我当年和阿修也玩过呢。”

  叶乐闻言两眼放光:“可以和我说说吗?!”她顿了顿,又道:“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。”

  苏沐秋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没什么方不方便的,都是一些陈年旧事罢了。既然殿下想听,告诉您也无妨。”

  叶乐点点头,示意苏沐秋跟她来。边走边说:“不用叫我‘殿下’,也不用称我为‘您’啦,我在人间和苏沐橙他们关系还算不错,算得上朋友。你既然是苏沐橙的哥哥,那也就不用这么见外了,直接叫我叶乐就好。”

  说罢,二人已经走到了一间静室,叶乐问道:“喝什么?”苏沐秋:“随便。”叶乐:“绿茶可以吗?”绿茶啊……苏沐秋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女孩的身影,但因为几十年没见了,记忆有些模糊,已经看不清女孩的脸了。苏沐秋嘲讽一笑。“苏沐秋?”叶乐看着他。“我没事,绿茶可以的。”苏沐秋回过神来。

  叶乐便沏了一壶绿茶,拿出两个茶杯,起身倒茶。整个过程行云流水,赏心悦目。叶乐坐下,示意苏沐秋可以说了。

 
一个时辰后。

  一壶茶已经喝完,叶乐原本淡漠的表情有些裂,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  叶乐颤声问道:“所以,叶修就是叶秋?沐雨橙风原本是你的账号?却邪和吞日都是你的手笔?你当时和叶神才多大?”

  苏沐秋想了想,感觉没什么不对,就在叶乐看鬼的目光下淡定地点了点头(不对啊苏沐秋本来就是鬼)。不过他有一点疑惑——阿修为什么要改名为叶秋?但估计问了也不会又结果,便没有再开口询问。

  叶乐消化了一下,便让苏沐秋去在这个宫殿里随便找一座偏殿住下,明天再去大殿找她。

  打发走了苏沐秋,叶乐低头不知在摆弄着什么,只见她的手指在飞快地跳跃着。

  过了半个小时,叶乐神色诡异,手里捏了个诀,那个东西便消失了。

  叶乐走出静室,回到众人视线之时,脸上又恢复了堪比隔壁含X君的高冷。

  跟在后面的一众冥界高层互相看看,虽然高冷依旧,但就是感觉他们的冥主大人的精神有些恍惚。众人不解,但也不敢多管闲事,缄口不言乖乖地跟着自家冥主大人去干活了。




TBC.

emmmm含光君只是乱入啦。。。
不要再意这些小细节。

占tag致歉

我今天一定会肝一章
相信我
真的不是愚人节玩笑

[伞修] 十年回首,少年依旧(1)

1.幼稚园文笔,并且ooc。
2.有私设。
3.坑品不保证,更新不定时。
4.HE,当然要在上一条的基础上建立。
5.喜欢的话欢迎订阅tag 十年回首少年依旧(名字瞎取的)。



冥界。
苏沐秋不知现在是他死后的第几年了。
他整日游荡在奈何桥前方的土地上,不愿喝孟婆汤,不愿过奈何桥,更不愿...忘了他们。
孟婆在他刚死的时候见他不愿过奈何桥,也没想过要去劝他——这种死后却对前尘有太多牵挂的魂魄,她见得太多了。基本上都是撑不了多长时间就放弃了,乖乖地过来喝汤过桥去投胎。
但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原因无他。本来孟婆看见长得这么清秀好看的少年,气质也那么好,想着生前估计是一个爹娘疼老师爱同学喜欢的四好少年,也估计没经过什么挫折,肯定耐不住这种寂寞,只能回忆前尘往事的日子。
可他是苏沐秋。
苏沐秋是谁?
那是一个从小和妹妹相依为命的孤儿,是一个梦想破灭却能一笑了之从头再来的人,是一个天赋异禀却被天妒英才的人。
所以在苏沐秋眼中,冥界的这些苦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让他痛苦的事是不能亲自陪着沐橙长大,不能亲眼看见沐橙出嫁,不能在沐橙受委屈的时候替她出头,更不能,一起与他完成他们的荣耀。
想到这,苏沐秋更坚定了不喝汤、不过桥的想法。

苏沐秋本来想在这耗下去,等叶修和苏沐橙来了,他们三人一起去轮回。
然而俗话说的好,梦想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。
嗯,也说不上残酷,只是被冥王看上调走了而已。
因为孟婆看不下去了,天天去冥主那里bb——一直在那待着,不去轮回的话,魂魄的力量是会慢慢的消散的,最多50年整个魂魄就会消失殆尽,那时是真的魂·飞·魄·散。而苏沐秋,今年就是他死后的第50年。(PS:冥界与人界的时间比,10:1)
冥主受不了孟婆,只好让手下去将那为在孟婆口中描述的万分凄苦的少年带来。
当然,苏沐秋长期在奈何桥旁游荡的时间久了,孟婆肯定会闲着没事儿和他搭话。这一来二去的,孟婆也就知道了不少关于苏沐秋的事,顿时也就非常心疼苏沐秋,于是就去找冥主了。
冥主慵懒的半靠在贵妃椅上。说了一声抬起头来,然后垂眸看了看大殿中的少年,深觉少年,少年长得非常眼熟???冥主不禁微微坐起身来。虽说长得确实很好看,但是,为什么莫名的眼熟?在哪见过呢?冥主苦思冥想起来。
苏沐秋有些不解,这位叫他来,是来干什么的?为什么只看了一眼自己又不说话了?
尽管苏沐秋有些疑惑,但在人间是养成的性子,使他并没有问出口,而是静静的站在那儿,重新将头垂下。
一炷香后,冥主仍然没有想起在哪见过这张脸,便放弃思索,发现人还在那站着,干咳一声,问到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苏沐秋愣了一下,说:“……苏沐秋。”
“苏...沐秋...?”坐上的人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,她终于记起在哪儿见过这张脸了。
“你,”清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那人不知何时从贵妃椅上下来,走下台阶,停在离苏沐秋五步之遥的地方。
“你和苏沐橙有什么关系?”
苏沐秋闻言,浑身仿佛被雷劈了一下,顾不得的尊卑,猛的抬起头,脸上万分惊骇,琥珀色的眸子死死盯着冥主,眸中充满了不可置信,以及,巨大的惊喜。
好半天,苏沐秋才涩声问道:“你、您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?”
冥主——叶乐,看见他的反应,就明白他和苏沐橙是认识的。而且,关系非同一般。
叶乐道:“先不说本座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?先回答下我的问题吧。”

tbc.
叶乐和叶修没关系!叶乐和叶修没关系!叶乐和叶修没关系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就算有也不大!

猜猜叶乐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?